荧光虫

是cp是cb请自由心证

常识末日

BSD无赖派

  “来,织田作。”太宰治煞有介事地跳下吧台椅,伏腰弓背,一只手掌从旁遮住凑近好友的耳朵的嘴,话音像猫的脚步般悄声柔软,“千万不能告诉安吾哦——”
  坂口安吾踏下最后一级阶梯,眉头紧锁,目光凌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
  “哇!安吾!”太宰治紧绷的架势被突如其来的质问吹垮,“你在那么远的地方怎么可能听得见我说什么!一定是长着超乎常人的千里耳!织田作你说呢,是吧是吧?”
  “不,我没有听到你的话,只是猜到了。”坂口安吾轻步移动,在织田作之助背后停顿,“不要为太宰君的胡言乱语而赞同地点头啊,织田作先生,局面会更难收拾的。”
  织田作之助伴随他的靠近扭转头部,听到点名后郑重其事地垂下眼睛思忖片刻。“虽然我很不擅长,学起来会比较慢。”他抬眼回答,期间保持与坂口安吾的对视,“但我会尽力办到的。”
   这应该是常识吧。坂口安吾禁不住感慨,接着即时地把这条感慨抹除。这里实在不是苛求常识的地点。“有这个意识就好了,不用太勉强,毕竟对方是太宰君。”叹气声重重落下又轻缓散开,坂口安吾在太宰治的隔壁座位落座——这是他的老座位了——侧头便能轻松看清同样挨着坐的两位密谋未遂的捣鬼犯,他的老友,“所以太宰君,你刚刚想瞒着我给织田作先生灌输什么?”
  太宰治先是不紧不慢地叫了个新的蟹肉罐头,再慢吞吞地打开,赤手拈起一块。“当然是讨论我的自杀新方案啦,”他做咀嚼动作的嘴说起话来含糊不清,“安吾你听了铁定会阻止我啊,所以不能让你知道。”
  怎么会阻止。坂口安吾脑内起雾似的暗想,我怎么会扼杀我遇见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能轻松谈论死亡的场景呢。下一秒他的心脏产生类似绞紧的感受。要是太宰君死亡,那这个场景不就从根本上不复存在了吗。果然一直以来的不解风情是正确的,还是要严厉地阻止他们啊。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