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光虫

是cp是cb请自由心证

  神宫寺寂雷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来到坐在金属长椅的碧棺左马刻旁边。年轻的黑道石雕一般静止,脊椎像桥一样弯拱,两片手心按压额头,十根手指折得如同螃蟹的肢腿。神宫寺寂雷俯身,拍拍他一边的肩膀,拂去灰尘和紧张。没有人说话。但神宫寺寂雷的耳边响声不绝,黑道背着妹妹冲进医院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到门扉与外人的存在,他瞪着飞鹰一样的眼睛,反反复复念着同一句话,神宫寺寂雷被慌张的护士叫去的时候知道了,他在说“等等我”,似乎在与妹妹逃逸中的灵魂对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