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光虫

是cp是cb请自由心证

厌甜者

存有TDD时期捏造

  碧棺左马刻还记得某年收到的礼物之一。他的回忆机制巨细靡遗地再现饴村乱数咯咯作响的笑,好像个头矮小却仍然自得其乐的男性上下齿列正摩擦压碎一颗他最爱的口味的硬糖,与他递进碧棺的自卫范围的那个味道相同。无论何时,碧棺总自以为是地坚持糖果同时是孩子的玩具和自己的屈辱童年的符号,因为他曾经愚蠢地渴望过。原因综合下,他本会把拳头砸向饴村乱数和他的好意,但他没有,因为饴村乱数不会受到伤害,像硬糖一样低龄化、无情又莫名其妙。所以现在他陷入的冗赘的为难属于自找的麻烦。生日过后的第一天他把糖球举起来,阳光透进那颗他没有食用打算的糖,亮光使得他能清晰地看见微型的裂缝。被玻璃质感的瑕疵混乱反射后的晨曦投放在他的眼珠上,让他无故想起幼时受苦痛煎熬时为求分心而注视过的月亮。

  他难得地困惑:为什么我一直记着这件礼物,明明还有那么多更贵重或更有趣的。毒岛梅森理莺手法稳健中显露出匪夷所思的庄重,有条不紊地把朴素的长方体包装盒拆开,露出矮墩墩的花哨圆台状食品,入间铳兔点燃香烟,将火借渡给颜色滑稽的数字造型蜡烛的线芯,再把焦油和尼古丁的外在形象塞进他半张的嘴里。蛋糕是我买的。入间铳兔似乎心情很好,边抢了他感情狂躁用语粗暴的剖白,边活动两手手指轻车熟路地给自己也点了一根,别跟我说你不喜欢吃甜的。于是他又想起了饴村乱数的糖。蛋糕对他来说就是体积更加庞大的糖蜜,更加软弱,更加接近恶俗的幸福。也更加狡猾,酵母呼吸贯通的漏洞实属正常现象,不像糖果中的裂痕那样引人咋舌。算了。他地震般的情绪平息下来,就像它的产生那样毫不拖泥带水。好在他获得处理经验在先,每逢点燃他的导火索的火星是甜品时,他可以不去挥舞拳头或踢出腿脚,而选择像处理饴村乱数的糖那样,把它转交给妹妹。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