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光虫

是cp是cb请自由心证

魔王

轩楚

  她挑选深蓝的短袖衬衫、一层叠一层的黑纱长裙以及黑色皮制鱼嘴高跟鞋构成今天的着装,搭配她睡眠不足的脸登上人来人往的街道。她老远就看见他,杵在地标建筑前头,穿戴休闲随意,站姿散漫透顶很不笔挺,让人忍不住打算在他的脊梁上猛敲一下诊治他的驼背。她注意着蹑了手脚,悄没声息地溜到他身后,照着他的后背输出暴击。他果然立马站直,矫枉过正像个军人。不像话,她抢住他愣怔的时机开口,二十几的小伙子怎么像个七八十的老头。这一句既是直白的挑刺也是委婉的招呼,省了他扭转脖子找出偷袭者的力气,他干脆目视前方没有她的长街,没酝酿出漂亮话只好说个老土的嗨。她见他没了动作,临时起意,问他你觉得我今天看起来怎么样。给他出无解的难题是她的独家乐趣之一,不是为了考验或深度探讨只是为了排遣无聊。尽管这个题目可以被他一个简易的转身解开,但她笃定他不会这么不识趣。看吧,她心满意地旁观他头部不着痕迹地压低,似乎在思考。半晌他开腔,我猜是好看的。虽然我没有看见,但你不会容忍自己在大庭广众下不好看。语调明白地显露出掩饰情绪的痕迹(也不知被压抑的是紧张还是骄傲),态度过关,措辞也算顺耳。她的那点小心机被完全化解,她觉得没劲,泄气地绕到他面前。被宣告胜利的他面目灿烂,露出的牙齿白花花的,强制把快乐的情绪传染给她。落败的她居然笑了。
  看见了吧。她的双臂迅速张开又迅速落下,怎么样?
  假如黑夜有性别的话,一定是女性吧。他任凭心里的想法咕咕咚咚地冒泡,对她说:气色不大好,你怎么又熬夜啦。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