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光虫

是cp是cb请自由心证

浇愁

左铳左

入间铳兔的阶位尚且较低的时间线

  入间铳兔第一次和碧棺左马刻一起喝酒是在牢房里。开场白来自入间:你说闷,那好,我给你带酒解闷,拖延一下你的出狱日期。可是他亲切明亮的笑容无论完美与否都会在碧棺那里吃闭门羹。黑道猛地站起时带动出唰啦作响的风,衣角和眉梢混乱地颤动,姿态却稳如磐石。后来入间回忆这幅画面时参悟出了一点有趣,他见多了来回踱步的上级和瑟瑟发抖的罪犯,倒是有些赏识碧棺火焰一样腾起的无畏的气势,可那些统统是后来的,在场的入间心头满是烦躁,职权不足的自尊心受伤,可能失去合作伙伴的恐慌,不被领情的忿忿,跟大大小小的情绪嗡嗡嗡着搅在一起,他反而没了对抗的想法,直截了当地蹲下,把酒杯之一放在地板上,自顾自地斟满,继而一饮而尽。是在第几杯的时候入间记不得了,他也不会向碧棺询问,因为碧棺多半会将妥协地抢过另一只酒杯、倒酒、坐在冰凉的水泥地板上与没能力即刻给他自由的缺德警官一道无言对酌视为败绩。他还记得的是,灯光因为设施的老化有些昏黄,刮在醉眼眼角,竟然可憎地有些温暖。

评论

热度(1)